金代刘志渊词名《江神子令》,自己回报的则是挽弓满月

图片 10

牵黄擎苍少年狂,看孙郎

       
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,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。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

《词律》又名《水晶帘》,而《南歌子》亦有别名《水晶帘》,与此相混,同名非同调。

图片 1

下联:捕虎射石老将傲,胜李广

       
相对于辛弃疾不能亲上战场痛快杀敌的郁郁不得志,苏轼显然更善于自我调节,他寄情于山水,写下了小石潭记;纵情于美食,开创了东坡肉;修习佛法,与佛印和尚愉快地交往……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这一切,让他看上去如此地豁达,如此地豪迈奔放。

[本调律析]

(1)、 
此调分单调、双调两种。单调三十五字八句五平韵,如韦庄词。双调七十字十六句十平韵。为单调之重叠,故上下片结构完全相同如苏轼词。

(2)、  单调词句式及用韵排序为:

7。3,3,4、5。7,3,3。双调即为单调两片之重叠。词有单调、双调、三叠以致四叠等不同结构格式。单调词皆为小令短词,双调中既有小令,也有长词。三叠以上者皆为长词。长词,又称慢调、长调。按王力先生意见,大致以六十二字以内者为小令。六十三字以上者为慢调。如此界定原因,主要着眼于诗词之间承继演化的规律。

金代刘志渊词名《江神子令》,自己回报的则是挽弓满月。早期,多以五绝和七绝体之齐言诗入词。一些双调令词与两首七绝十分相近,即为五十六字。七绝体入词后,向长短句方向发展,往往用摊破、添字、添句等手段。字句增加。其中以添两个三字句者为多见。即为六十二字。因而,凡在六十二字以内者即称“令词”。更短小者即习称“小令”。又有以九十字划界,令词以上至九十字以内者为中调。九十一字以外,为长调。韦庄单调《江城子》三十五字,故称“小令”。苏轼《双调江城子》七十字则属中调之词。

(3)、 
起式为七言独句,是此调突出特色之一。单调者如韦庄词“髻寰狼籍黛眉长”。附例一欧阳炯词中“晚日金陵岸草平”。附例二牛峤词“极浦烟消水鸟飞”。双调者如附例四苏轼词中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…夜来幽梦忽还乡”。附例五苏轼词中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…酒酣胸胆尚开张”。这些七言句,从上下句语义关系及语气上看,皆独自成句。用独句领起或点明时间地点或指出重大事件,或抒发强烈心绪。令人为之一震,起到领起全篇作用。

词中独句,必然入韵。用于不同位置,起作用不同,或用于起事者,或指示点题,或抒发感慨。用于全篇居中位置者也较多见,多为强调或为转折,精心写好独句,全词为之增辉添色。韵味顿浓,我们读苏轼《江城子密州出猎》开头一句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太守神态毕现。读其悼亡妻之词,一句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无限伤感倾心尽发。

七言独句之后,接下是两个三字句承接一个四、五豆句。如苏词中“左牵黄,右擎苍。锦帽貂裘、千骑卷平冈”与前面的七言句形成较大落差和波折,两个三字句,习用对偶。产生罗列陈述感。四五豆句则一波一折,从而把词意推向一个小高潮。这是此调特色之二。

这个四五豆之间,结合的并不十分紧密。故也有断作四言与五言两句者。但从上下句节奏韵律上看,以作四五豆之九字句读,更为契合。

(5)、
下边一转,又用了一个较长些的七言句,带动两个三字句作结,嘎然煞尾。两个三字句作结,果断利落,是此调特色之三。

(6)、
单调中有两个七言句双调中则有四个。全为常规律句,其第一、三字皆不拘平仄,与诗律中常规变格雷同。可见诗律对词律影响之深。并且,此调中心七言句的运用还较灵活。可由平起平收式改用仄起平收式,自由度更大,正由于其变格变式皆较灵活,限定较小。填写起来,选词用语余地较大,故为词家所偏爱,写出不少名篇佳作。

(7)、
统览全篇,句式多变有三言、四言、五言、四五句豆之九言五种句型。参差错落,起伏跌宕,腾挪有致。给人摇曳多姿,激荡回肠之感,设想当时配曲演唱中,当为时缓时急,表现力极强,既可抒发刚毅激烈的豪放气派,又可表达缠绵悱恻的复杂情绪。苏轼《出猎》与《夜梦》同属一调。前者写其出猎拥从,犬马驰骋,一派激扬豪情。后者悼念亡妻,生死梦回,极度忧思悲伤。复杂多变之笔,形式与内容密切结合,可谓深谙韵味精髓。

(8)、 
此调自身,本就句式多变,词家在创作中,还有些随机变化。比如第四句的四五豆句,其四言部分就有仄起平收及平起平收两种,韦庄单调《江城子》中为,“角声呜咽、星斗转微芒”(仄平平仄、平仄仄平平)。欧阳炯《江城子》为“六代繁华、暗逐逝波声”(仄仄平平、仄仄仄平平)。此外,末尾两个三字句也有增加一字,变为一个四言句连一个三字句者,如欧阳炯《江城子》中“如西子镜,照江城”。或以为“如”字为衍生字,即抄传之误。

其实,按曲唱词时代,即如我们今天鼓词说唱,随机增添衬字本属常事。以上这些异变之处,是填词本就具有一些灵活性的又一佐证。

(9)、《 
钦定词谱》于欧阳炯“晚日金陵岸草平”词下加按语“即开宋词衬之法。着”于牛峤词下加按语“即开宋词添字之法”,添字之法,宋词后期多见。衬字之法,起于宋,盛于元。二者有时很难界定。附加虚者多为衬字,而实词中往往与正文浑然一体,与添字法无异,产生另体与此有关。

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课到此结束,下节讲。仄韵格《江城子》和《长相思》,因为他俩能篇幅较短能合在一起讲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回答:

       
印象中的苏轼,是《水调歌头》中的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清丽婉约,是《念奴娇.赤壁怀古》中的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”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“间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”豪迈奔放,抑或是《江城子》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望”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的凄凉感伤,而这首《江城子.密州出猎》更多的是投笔从戎的辛弃疾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,沙场秋点兵”“了却君五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”的只能在梦里的沙场点兵、驰骋疆场无言与悲凉的味道。

边义老师

图片 4

回答:

       
上半阙,写了太守出猎的场景,倾城相随,牵黄擎苍,千骑卷平冈,而词人则想象孙权一样亲射虎,来回报满城人的信任与跟随。下半阙,酒酣胸胆,想起自己两鬓微霜却不得志,期盼着朝廷什么时候能象任用冯唐一样启用自己,而那时,即便两鬓微霜,自己回报的则是挽弓满月,驰骋西北,所向披靡。

宋人多依调重填一片,成为双调。70字,并有平韵和仄韵两体。句式也互有出入。以三十五字体为常见格。《钦谱》以单调韦庄词及苏轼双调词“凤凰山下雨初晴”立谱。苏轼所作《密州出猎》最为脍炙人口。其《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为悼亡妻之作,读之催人泪下。

图片 5

图片 6
图片 7
图片 8

     
暑假跟着冰儿背课本中的古诗词,被苏轼这首《江城子.密州出猎》给撩得意气风发,热血沸腾,特别是诵读“左牵黄,右擎苍”“亲射虎,看孙郎”“鬓微霜,又何妨”“西北望,射天狼”这样节奏铿锵的短句时,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,在那一望无际广袤的天地牵黄擎苍,冲锋陷阵,驰骋翱翔。

主讲老师一一一一边义老师

图片 9

追昔思今老人康。观昭君

       
然而在他的内心,他是否甘于这样的生活?而这首《江城子》正表达了他内心的渴盼,他也盼望着持节云中,能够得到朝廷信任,能够“会挽雕弓如满月”,能够“西北望,射天狼”,能够为国家成就一番事业,而这也正是所有有理想抱负、有志士才情、有家国情怀的好男儿的一责任和使命!但却不是任何一个朝代、任何一个时期可以实现的。而今天,展雄才,看今朝!

[句式解说]

起式便是个七言独句,第四句为四、五豆。其前面四言部分可由中平中仄改用中仄平平。在词调中作一句计。第五句七言后三字可改用古风式句尾仄平仄,末句仄平平为习用定式,其平仄不变。

在中国古代文化史上,有一位偶像级的人物,他一人集作家、书法家、画家于一身,是一个全才式的人物。就文学而言,他的诗词赋文样样精到,他的词与辛弃疾并称,他的文当时与欧阳修并称。后代,与韩愈、柳宗元、欧阳修、王安石、曾巩、苏洵、苏辙并称为唐宋八大家,他的书法与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并称为四大书法家。他指导奖掖过的黄庭坚、秦观、晁补之、张耒,被称为他门下的四学士,这一位在中国文化史上雄踞了千年的偶像是谁呢?我想大家都已经猜到了——苏轼。

上联:跃马挺槊黑骑辣,擒虎豹;

        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
是这首词中最熟悉的一句,通常用于烈士暮年、人老人心不老的感怀。而其他的句子,那种气吞山河、豪情万丈,那种英雄无用武之地,只能在狩猎中想象战场陷阵杀敌的无奈和悲凉,那种身在偏隅、心忧天下的家国情怀,深深地震撼了我。而我,竟然到现在,才读到这首词,才感受到这种豪情。

《钦定词谱》卷二:“《江城子》,唐诗单调,以韦庄词为主,余俱照韦词添字。至宋人始做双调。晁补之改名《江神子》。韩淲词有‘腊后春前村意远’名《村意远》”。另欧阳炯词中有“如西子镜,照江城”,词名源于此。金代刘志渊词名《江神子令》。明朝马洪词名《江神引》清代洪亮词名《双调江城子》。

下片第一句,“酒酣胸胆尚开张”,说明这一次围猎是在一次痛饮之后举行的,酒酣指他酒喝得很多,很尽兴,让这个老夫的豪气胆气全上来。“鬓微霜,又何妨”,是什么意思呢?说我头发花白了又怎么样?这丝毫不妨碍老夫的少年壮志。下片这三句是承上片而来的,但是还没有写出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真实的原因。

游戏撩妹公子忙,挺小王!

图片 10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